在线客服
客服热线
400-606-8896
服务时间:
8:00 - 18:00

网站首页              鼎庆文化              服务项目              活动案例              新闻资讯              招贤纳士              联系我们

浏览手机官网

 

 

400-606-8896

15922228796

 

 

天津鼎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

地址:天津市津南区恒生科技园9号楼603室
网址:www.tj-dingqing.cn
邮箱:dingqingwenhua@163.com

 

>
>
直播带货会成为营销新趋势吗?

直播带货会成为营销新趋势吗?

【摘要】:

直播带货会成为营销新趋势吗?

 

5月10日,格力电器董明珠再次进入直播间,化身“带货主播”。较之半个月前第一次22万的“翻车”成绩,本次直播创下超3亿的总销售额,可谓是展现了董明珠真正的带货实力。

5月11日,格力电器(000651)开盘后大涨,截至收盘,报58.21元,涨2.14%。

其实,如董明珠一般下场做带货主播的CEO不胜枚举,包括携程董事长梁建章、盒马总裁侯毅、梦洁集团CEO李菁、复星国际董事长郭广昌,等等。据时代财经不完全统计,2020年一季度上场直播带货的企业家超过40位,涵盖旅游、体育、餐饮、家电等行业领域。

  显然,他们绝不像李佳琦、薇娅这些专业主播直奔“带货”这一个目的而来,“CEO进入直播间,他们本质不是为了带货,而是鼓励他们的员工、他们的整个体系,用这种创新的模式来拥抱消费者,与市场建立更广阔、更深度的联系。”5月11日,互联网分析师丁道师向时代财经表示。

从22万到3.1亿

  和上次在抖音以一边逛科技展厅一边卖货的形式不同,这次,快手不仅给董明珠准备了专门的直播间,还派出拥有诸多粉丝的主播二驴、驴嫂平荣等人与她共同卖货。

  董明珠出现在直播间后,仅介绍了具有消杀新冠病毒功能的空气净化器,以及一款售价为199元的榨汁杯,之后因为有其他采访安排而离开了直播间。董明珠现身时间不超过半小时,但就在开播的半小时内,格力旗下三款产品成交额就超过了一亿元。

  董明珠离开后,直播间热度不减,在二驴等人的展示和介绍下,直播间销售额100分钟后破两亿,三小时破3.1亿元,接近董明珠线上店2019年的销售总额。

  和第一次直播相比,董明珠本次的亮眼表现可谓是“一雪前耻”。毕竟,提及半个月前董明珠在抖音的那场直播直播,人们大多会想到“翻车”“卡顿”等词汇。

  4月24日晚,董明珠在抖音直播间带观众逛格力科技展厅,期间夹杂着对格力各种特色产品的介绍,包括空调、冰箱、家电、中央空调、冠状病毒净化器等。据新抖后台数据显示,当晚商品销售额22.53万元,38件商品的销量为249件,十分惨淡。

  而当晚直播间由于直播技术问题,不断“翻车”,直播一小时,卡顿时间就占了近半,音画不同步、画面中断等问题频繁出现。这种情形劝退了不少观众,直播观看人数最高峰值是14万,出现卡顿问题后,直接掉到4万。

CEO为何纷纷踏入直播间

  身为格力电器董事长,董明珠事务繁忙,日常要花大量时间和精力在管理、战略决策、业务规划、人才发展等工作上。那么,董明珠为何在仅隔半月后再次踏入直播间?

  庄帅认为,各公司CEO纷纷下场做主播带货,其中一个目的就是提高市场对企业的信心。

  疫情期间,携程集团董事局主席梁建章8次走进直播间,扮成白衣公子、苗王、夜礼服假面、摸金校尉梁八一等,花样直播带货,金额超2.5亿。

  梦洁集团CEO李菁2月份也在淘宝直播上首秀,推荐梦洁新款“杀菌四件套”产品。

  4月21日晚,盒马总裁侯毅(花名老菜)做客淘宝薇娅直播间,为湖北农产品带货。

  进入直播间的CEO名单上还有林清轩的孙来春、复星国际董事长郭广昌、奥康国际董事长王振涛、红蜻蜓董事长钱金波,等等。

  “CEO进入直播间,他们本质不是为了带货,而是鼓励他们的员工、他们的整个体系,用这种创新的模式来拥抱消费者,与市场建立更广阔、更深度的联系。”互联网分析师丁道师向时代财经表示。

  庄帅对此也有相同的看法,“董明珠都来直播了,接下来,格力的经销商、代理商、导购有什么理由说不做直播呢?”

  董明珠在直播间更是坦言了自己的初衷,“格力线下有3万多家经销商,我希望让他们线上线下结合起来。我算是开了一个头,替他们探路,逐步体验线上的感觉。”

  除此之外,董明珠也在两次直播中提到“疫情期间的裁员”这一话题。董明珠明确表示,格力不会裁员。

  显然,这对关注格力的求职者来说,无疑刷了一波好感度。如庄帅所言,CEO直播很大程度上能为企业吸引到人才。

  尽管CEO直播带货正在成为一股潮流,但潜在的负面效应也在被其他跃跃欲试的老板们所知晓。

  以董明珠的首次直播为例,糟糕的直播网络、低迷的销售数据,无疑影响着市场对格力的信心。而对于大部分CEO而言,长年累月将更多精力花在经营管理、战略决策上,他们已经远离一线,较之专业的直播带货主播,他们未必能创造好的销售数据。

  最为重要的是,“品牌商在直播间提供的商品较为单一,而消费者是要进行比较后再购物的,所以,品牌商直播间观众的消费转化率就存在问题。”与之对比的是零售商,由于能提供丰富的商品,直播效果会更接近李佳琦、薇娅等专业带货主播的成绩。

  庄帅认为,不管是从直播目的还是特性来看,“CEO直播带货”可能更接近于一个偶尔出现的营销行为,作为品牌推广活动存在,而非由专业主播主导的常态化销售行为。

本文转载自:东方财富网